www.shalong365.com家笔名多“谜”味

- 编辑:admin -

www.shalong365.com家笔名多“谜”味

 
 
人的姓名不过是简单的专用符号,但是www.shalong365.com由于汉字的一字多义和一词多义,懂得一点谜道的文人们出于某种需要,便在自己的姓名中加入谜的成分。如果您留意观察,就不难发现,一些著名文人的姓名、笔名颇有风趣幽默的谜味。明代文学家、书画家唐寅在题诗作画时,常隐其真名。他有个题款:“只在康宣两字头”,这就像是一条离合体灯谜。“只”的“口”与“八”分别与“康、宣”二字的上头组合起来,不正是“唐寅”吗?明代文学家徐渭常用“秦田水月”的印章钤款,“秦”字拆开后可为“三人禾”,扣合“徐”字;“田水月”则可合为“渭”字,多么巧妙且有谜味啊!现代著名文人妙用制谜手法作笔名的更不在少数。老舍先生原名舒庆春,他曾起了个别名“舒舍予”,即把自己的姓拆成“舍予”二字,意为放弃私心和个人利益,这与灯谜的离合体并无二致。文学家曹禺原名万家宝,有人问起他的笔名有何含义,他答曰:“我姓万(繁体字),这个万字,草字头下一个禺。写文章总得有个笔名,便将万字拆为‘草禺’,但‘草’不像个姓,就取谐音来个‘曹’字。”诗人兼书法家沈尹墨,原名君默,有好友跟他开玩笑:“君既默不作声,要口何用?”他听了觉得有理,就把“君”的“口”省去,成为“尹默”。在上世纪白色恐怖年代,鲁迅先生的158个笔名中,含谜的笔名不少,如“华圉”暗隐当时的中国(华)是个大监狱(圉);“莫朕”隐蕴“黑暗之兆”;“丰之渝”意为“封建之余孽”的缩写谐音。1930年,国民党通缉所谓“堕落文人鲁迅”,鲁迅便立即针锋相对,先后用了“隋洛文”、“洛文”、“乐雯”等灯谜化的笔名来嘲讽国民党当局。著名科普作家高士其原名高仕錤。当年他应约为《读书生活》写科学小品时,用了新笔名“高士其”,意为去掉“人”旁不做官,去掉“金”旁不要钱。香港文学家金庸原名查良镛。20世纪50代中期他在主编的《新晚报》副刊发表“新派武侠小说”,一时想不出用什么笔名好,索性就把名字最后一个字分为两半,从此“金庸”的笔名风靡香港乃至全球。著有《赛金花》等40多个剧本的文学家熊佛西,原名“福禧”,后来他妙用类似灯谜的梨花格,取其谐音“佛西”。著名剧作家沙叶新曾有笔名“少十斤”,他撰文戏谑自己:“少十斤,为沙叶新的右半,可见此人不左。”取姓名的一半作为笔名,这在灯谜艺术中,便是“一半儿体”,也叫“半形体”。如有这么一条灯谜,谜面“半价出售”(猜一字),谜底为“催”。(林长华)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