景山“罪槐”何罪之有

- 编辑:admin -

景山“罪槐”何罪之有

 
母国成“中轴线”申遗,如今已被列入北京市“十二五”文物博物馆事业发展规划。作为世界上现存的最长的城市中轴线,老北京的中轴线已走过近600年的沧桑岁月。其实,我们每个人所亲闻、亲历、亲为的“中轴线”故事,也都是“中轴线”上一个个令人回味的音符。小时候,我家就住在西四,经常腿儿着去北海、景山玩儿。那个年代,我们正是祖国的花朵。每逢寒暑假,这两个公园的门票价格,特地为花朵们降为一分钱。景山那株被铁链子锁住的“罪槐”,尤其让我充满了好奇。第一次去景山是什么时候,由谁带领着,已经记不清了,但那次跟二哥去景山的场景,却让我至今不能忘怀。穿越过树丛和土路,二哥带我来到景山东麓的小山坡上。指着被圈在绿漆栅栏里的一棵老树,二哥对我说:“就是这棵槐树。李闯王杀进北京的时候,崇祯皇上在这树上,上吊自杀了。”这是一棵什么样的树啊?老得不能再老的躯干竟倾斜剥脱、枯焦皴裂?老槐树高高的枝杈上,为什么要悬挂着一条粗笨沉重的大铁链子?皇上是怎么吊到树上去的?是用梯子吗?这个皇上得吃得多胖啊?一人就把树压死啦?……一连串没完没了的疑问,让二哥显得烦躁了:“来这儿,就是告诉你这棵树和别的树不一样。它曾经死过,后来又活了。”二哥的意愿完成了,我却被老树身上诸多的怪诞和神奇吸引了。从此每次来景山,我必定会来看望这棵老树——皆因为它的神秘和我的好奇。记不清是什么时候,老树上面的铁链子忽然没有了。再往后,铁栅栏旁边的景点提示牌子也不见了。18岁那年,我要去山西插队,心里牵肠挂肚的事情许许多多,与老槐树告别,居然是其中之一。在黄土高原那空寂静谧的窑洞里,被迷离闪烁的油灯灯光包裹着,我读到了很多在学校里被老师们严禁阅读的书籍。读书之余,景山那棵槐树与一代君王的缢死,仍时常让我思索。崇祯皇帝树上缢死,大顺皇帝李自成尽管昙花一现,大清皇帝移罪于树,判令老槐树赴死。故削冠以为斩首,横加斫伐,致令老树奄奄待毙。焉知生命力的强盛,却令老树死而复生,重发新枝。我猜想,紫禁城新主人在惊骇惧怕的同时,也没敢轻易地再去冒犯这棵老槐树。为了震慑禳除神奇生命的延伸与扩展,一条昭示问罪枷锁的浑铁长链,被缠绕箍锢在老槐树的躯干上。关于老槐树之死与树身上铁链的由来,当然都是自己躺在窑洞土炕上的臆想。许多年后,我终于找到了一些有关景山以及老槐树的资料,真正得以知晓事情真相。明崇祯十七年春(即公元1644年),李自成率农民起义军攻入北京,思宗朱由检缢死于万岁山(即今之景山)东麓的这株老槐树上。对于思宗皇帝之死,李自成没敢含糊,下令予以“礼葬”,并在东华门外设厂公祭。清军称大明国祚灭亡,乃李自成乱军所为。硬扯“代明雪恨”大旗,举兵入关。为招降明廷官吏,清朝统治者圣敕老槐树为“罪槐”,且以浑铁铸链锁之。明令清室皇族成员暨文武百官,路过此槐,均须下马步行,可谓敬畏有加。“罪槐”横遭无妄之灾,却大难不死,劫后重生。顽强挺立在景山东麓观妙亭下……“文革”结束后,景山公园重新对民众开放。那年我从山西回家探亲,阔别多年的心中老树,自然不能不去探望。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尽管我准确地站到了应该站的位置上,那棵魂牵梦绕的老槐树却不见了。我所面对的,不过是园林整体设计规划中的一株绿植。链接景山之名始于哪年?景山位于老北京中轴线的正中间,元代为大都城内的一座土丘,名青山。明永乐十四年(1416年)为营建宫殿,将拆除元代宫城和挖掘紫禁城护城河的渣土加堆其上,取名万岁山。相传皇宫曾在山下堆存煤炭,俗称煤山。崇祯十七年(1644年),三月十九日拂晓,李自成率农民军攻入北京,崇祯帝仓皇出逃,在煤山东麓的一棵槐树上自缢身死。清顺治十二年(1655年)改名景山。景山南门内有绮望楼三楹,供奉孔子牌位。山北有寿皇殿,是供奉清皇室祖先影像之地;另有观德殿,是清代帝后停灵的地方,均为乾隆十四年(1749年)后所建。景山有五峰,东西排列,峰顶各建一亭。山顶上的名曰万春亭;三重檐黄琉璃瓦四角攒尖;亭东、西两峰有重檐绿琉璃瓦八角攒尖顶的亭各一座,东亭称周赏,西亭名富览。两亭外侧两峰又建有两座重檐蓝琉璃瓦圆攒尖顶小亭,东侧的叫观妙亭,西侧的叫辑芳亭。景山五亭建于清乾隆十六年(1751年),内供铜佛像,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,万春亭中的毗卢遮那佛被毁,其余四尊被劫走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